《只狼》要來了 作為“彈藥”的紙人你了解嗎?

《只狼》要來了 作為“彈藥”的紙人你了解嗎?

來源TGBUS原創作者餅干2019-03-20

這是一種罪業的積累。

聽說3月22日,全世界的玩家都會認識一個大大的漢字,“死”。要說為什么,自然是大家期待的《只狼:影逝二度》要發售了,鑒于它恐怖的難度,屏幕中大大的“死”應該是要經常出現了。

作為并非大佬的普通玩家,我們在游戲中孤獨冒險時最依賴的就是手中的藥葫蘆了,握幾瓶在手里自然心里就不慌。不過作為一個撐過了火之時代、又熬過了恐怖夢境的抖M,一味地畏首畏尾可不是我們的風格,這時候忍義手就要彰顯其威力了。身為斷臂的忍者,變化多端的忍義手彌補了軀體上的劣勢,不過雖然忍具好用但卻需要代價,幾乎所有的義手能力都需要消耗“紙人”,這就類似《血源詛咒》中的水銀子彈,是一種簡單獲取并可以大量貯存的消耗品。

關于這種紙人,作為游戲中最為常見的消耗品它的地位可見一斑,在《只狼》中圍繞著它展開的情節想必也會不少,但那都是游戲發售之后的事情了。作為蹲在電腦前苦苦等待的一員,一切和游戲相關的事此時都是解饞的良藥,我們就先來說說這神秘的紙人吧。這種祭祀用的道具大家并不陌生,像是在以神道教為主題的影視作品中就經常會看到陰陽師所使用的式神,而最經典的《千與千尋》也是存在不少這樣的意象。

《只狼》要來了 作為“彈藥”的紙人你了解嗎?

首先我們要確認一點,這些用于祭祀儀式的“紙人”并非發源于日本,而是在道教從中國傳入日本時演變出來的宗教物品。雖然它的發源地是中國,但它所代表的意義卻有些不一樣,這還要從日本最為古老的文化理念說起。

日本自古以來都對自然的力量十分崇敬,自從繩紋時代起日本土著就有著神明降世的觀念。他們相信世間事物皆可被依附,而神的力量就彌散在自然中,比如江河湖海,森林巨石等等都蘊含著神明的力量。對于北海道的阿伊努族來說,族人們賴以生存的動物類食物就是神明給予的饋贈,他們相信慈悲的神靈降世而山中的野味正是神在人間的化身,并在捕獵后將獸骨祭祀以表對神明的感謝與尊重。

就是這樣的民間信仰,使得日本人相信神明之力可以依附于物品之上,“人形”“式神”這些理念也與此傳統觀念有關。

《只狼》要來了 作為“彈藥”的紙人你了解嗎?

傳統阿伊努祭祀

在道教傳入日本后,當地的宗教體系才逐漸建立,在融合了本地人對神明的理解后,日本逐漸形成了更加本土化的神道教。而“紙人”既“形代”便成為了十分常用的宗教祭器,它被作為一種神明依代的媒介被用于祭祀中。

這些形代有如容器一般,由陰陽師在其上書寫咒文后便被賦予了不同含義。而對于老百姓來說,它也有驅魔消災的意義存在。屏氣凝神將自己的意識向形代輸送,將自身的不潔轉移至形代之上,最終小心翼翼地將它們拋入河流中或是點燃燒盡便可以帶走災禍。

《只狼》要來了 作為“彈藥”的紙人你了解嗎?

這樣一個簡單常見的宗教用品,卻成為了《只狼》中使用道具的基礎媒介,其實這樣的設計十分合理。形代作為一種容器,在游戲中似乎意味著承載所殺之人的靈魂之用,擊殺敵人便會有更多紙人飄向主角。而這同時也是一種罪業的積累,就如前文所說紙人能夠帶走常人的災禍,那么從敵人身上所飄散的紙人或許也正意味著他的罪業轉移到了主人公身上。

更加有趣的是,形代作為一種祭祀道具,它往往是由陰陽師著手使用,但在游戲中的一些神秘地區甚至會有漂浮于空中的“野生形代”。既然形代是另一種對靈魂的表現形式,那么這些野生的形代又代表著什么呢?這就要在兩年后發售的游戲中自己找了~

《只狼》要來了 作為“彈藥”的紙人你了解嗎?

回到頂部
足球比分快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