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只狼:影逝二度》,其實就是個“音游”

我心中的《只狼:影逝二度》,其實就是個“音游”

來源TGBUS原創作者褲褲2019-03-26 05:05

只狼真是充滿了音樂性。

在《只狼:影逝二度》發售后的第一個周末,我并沒有領悟到“拯救皇子”這條主線下埋藏了什么伏筆,也沒有參透16世紀末日本戰國時代有多么殘酷,而是滿腦子回響著類似打鐵的聲音,甚至在睡覺的時候也揮之不去。

叮叮叮,當當當,危!

叮叮叮,當當當,卒.

咳,咳......

只狼真是充滿了音樂性。

我心中的《只狼:影逝二度》,其實就是個“音游”

振奮人心的太鼓

在只狼上市之前,曾經負責《黑暗之魂2》、《血源》等作品的音樂制作人北村友香就已經表明了游戲的音樂基調,為了融合日本傳統特色,以及提高玩家的戰斗情緒,傳統樂器太鼓就成了整個游戲最為關鍵的部分。

太鼓的鼓身用木,鼓面蒙上了熟牛皮,在日本統稱為和太鼓。這種打擊樂器在日本和中國的歷史同樣悠久,而在游戲當中的戰國時代,戰場上的太鼓又被細化為陣太鼓,這是各地的大名們為了統領麾下將士,并在戰場上振奮人心而廣泛使用的。

我心中的《只狼:影逝二度》,其實就是個“音游”

在《只狼:影逝二度》里,不管是音樂音效,太鼓的使用頻率都非常高,比如第一次撿某個道具的時候,還有在戰斗時出現“危”,或者每個BOSS戰的BGM當中都有激烈的太鼓擊打節奏。

其實太鼓的鼓點聲并沒有“打鐵”聲那么明顯,但它的確很振奮人心,而且密集的鼓點聲會讓心跳加快,如果玩家這個時候穩不住節奏,上前就是一頓莽,很可能就會領到一個“死”字。

所以,只狼講究“莽中有細”,這讓人想起了典型的張翼德。

我心中的《只狼:影逝二度》,其實就是個“音游”

肉體節拍器:長爪蜈蚣

講完太鼓,就該進入《只狼:影逝二度》的主旋律部分了,那就是“二人打鐵”。

擺脫了魂系的“二人轉”打法,但我們并沒有得到宮崎英高的任何憐憫,玩家不僅要在動作部分被大幅加強的《只狼:影逝二度》中依靠肌肉記憶進行戰斗,而且還要強記每個敵人的戰斗“譜面”是什么樣的。

也就是說,敵人的攻擊速度是幾分音符為一拍?什么時候按L1可以打出Cool?一回合里完美的combo連擊數又是多少?

感覺可能是在調侃,但仔細想一想就會發現,如果把格擋的聲音“叮”比作Good,而把完美格擋的聲音“當”比作Cool,攻擊敵人的時候,如果敵人的格擋發出了Cool的信號,那么玩家就危險了,這時需要采取閃避、跳開,或者其他可以拆招的動作招式,反之也一樣。

相比雜兵,精英和BOSS的戰斗節奏最值得探究,其中最為明顯的可能就是“肉體節拍器”:長爪蜈蚣了。

我心中的《只狼:影逝二度》,其實就是個“音游”

長爪蜈蚣的攻擊有最為嚴格的判定,從音游上來說它的譜面也非常規律。這對于音游大觸來說不成問題,比如判斷連按L1的最佳時機等等。但是,這對于不熟悉的人來說極易出現失誤,而長爪蜈蚣的一次“連打”一旦出現時機不對,基本會被蜈蚣的利刃連到死為止。

當然,長爪蜈蚣可以用其他“卑鄙”的方式輕松戰勝,這對于“卑鄙的異鄉人”來說算是輕車熟路,但面對如此美妙的譜面,能夠完美combo的那種成就感,是音游玩家不應該舍棄的東西。

再說得夸張一些,如果關掉聲音玩只狼,游戲的難度可能會劇增。

隱于表面的“聲音”細節

對于聲音的表現,不僅是流于表面了,而是滲透到了《只狼:影逝二度》的旁枝末節當中。

道具方面,提到哼將糖和哈將糖,就要提到哼哈二將,只狼中的仙峰寺也遵循了佛教中傳統原型,把佛國里的兩位“看門”的金剛力士的特色融入當中。

我心中的《只狼:影逝二度》,其實就是個“音游”

哼將糖為增加攻擊力的作用,游戲介紹為“咬碎糖塊,擺出哼將的架勢,非人之魂魄的庇護就會降臨于身”,而傳統意義的哼將會用鼻子哼出巨大的聲音,并噴出兩道白光,鎮住敵人。而哈將則是口中一哈,噴出白氣來制敵。

在咬碎糖塊時,伴隨著太鼓的鼓點和狼擺出的POSE,真有一種哼哈二將降臨于身的感覺,極大增強了戰斗的信心,雖然結果可能還是領到一個“死”字。

我心中的《只狼:影逝二度》,其實就是個“音游”

不只是糖塊,鳴種作為打消幻術的道具,也是通過聲音來喚醒玩家的重要物品,而聲音在忍者的世界里扮演著各種角色,它有時候更是傳遞信號的重要方式,比如在游戲的一開始,皇子與主角約定一起逃跑,他們就是以聲音為號。而在游戲過程當中,也會有居心叵測之人利用悠揚的笛聲作為陷阱,讓狼入套。

某些聲音也是劇情推動的重要線索,因為涉及劇透,所以就不做展開了。

我心中的《只狼:影逝二度》,其實就是個“音游”

我心中的《只狼:影逝二度》,其實就是個“音游”

其實關于“音”的地方,還有很多東西可以挖掘,是不是對音游玩家更加友好,這個調侃一下也就罷了,對于只狼,它更加突顯了From Software對于忍術、暗殺表現的細致入微,也是《只狼:影逝二度》有別于之前作品的獨特魅力之一。

我把只狼當做“音游”來玩,又何嘗不可呢。


回到頂部
足球比分快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