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葷,《寶可夢:劍/盾》的敏感事兒

吃葷,《寶可夢:劍/盾》的敏感事兒

來源TGBUS原創作者褲褲2019-11-19

呆呆獸是有多慘。

在9月份的時候,《寶可夢劍盾》公開了游戲中的烹飪玩法,而這份引入眼簾的100種咖喱飯菜單立刻被人挑出了毛病:怎么還有香腸咖喱?

不是系列玩家的人也會大概明白,“吃肉”這個行為在《寶可夢》系列里會是一件敏感的事兒,就好比《怪物獵人》里不能有貓肉飯一樣,當時對這個問題的討論熱度也一度遠超對烹飪系統的研究,導致一些外媒如GameInformer直接找到了GF的監督大森滋和系列制作人增田順一進行求證:

大森滋:“....我不知道這是什么,這應該是寶可夢世界里的香腸......”

吃葷,《寶可夢:劍/盾》的敏感事兒

香腸咖喱

還好,這種問題在《寶可夢劍盾》發售后得到解決,在游戲中的介紹是這樣寫的,“在你的營地里可以用來做飯的原料之一。當呆呆獸的尾巴掉下來時,它會迅速地長回來。”也就是說,呆呆獸的尾巴是《寶可夢劍盾》世界觀里主要的肉類素材來源。

這個官方說法也呼應了此前寶可夢世界觀的設定,“呆呆獸的尾巴”是阿羅拉地區的一道家常菜,而呆呆獸也需要自己的尾巴去水里釣其它寶可夢為食(進化方式),甚至還有火箭隊想要切掉呆呆獸尾巴然后賣錢的劇情。

可見呆呆獸是有多慘。

吃葷,《寶可夢:劍/盾》的敏感事兒

慘的不只呆呆獸一個,像大蔥鴨,鯉魚王之類,也都曾被官方暗示過是一種食物來源,《寶可夢》系列在“弱肉強食”、“吃葷”這種問題上一向是一個強烈的矛盾體,一方面要照顧游戲題材,照顧玩家既有的倫理道德觀念,并打造一個粉絲所向往的美好世界,而另一方面又迫于需要,對戰斗,捕獵,食物鏈等基本生存常識進行描寫,甚至是為了玩法而把烹飪系統直接擺在了玩家面前。

吃葷,《寶可夢:劍/盾》的敏感事兒

鯉魚王做成菜的樣子

吃葷,《寶可夢:劍/盾》的敏感事兒

(玩家自制)大蔥鴨自帶配菜

吃葷,《寶可夢:劍/盾》的敏感事兒

阿柏怪在漫畫里慘遭切塊

在《寶可夢劍盾》之前,官方的做法則是盡量用暗示或者不出現此類鏡頭的方式來回避問題,2018年kotaku也曾采訪過增田順一,問到了寶可夢世界觀里人類到底能不能吃寶可夢?而增田順一的回答則是“我對這個問題也很好奇”。這樣回答無非是不想引發有特殊感情的玩家對GF官方的苛責,即使是《寶可夢劍盾》露骨的烹飪系統,也最終把這件事圓了回來。

然而這個敏感問題是一直存在的,它不只是牽扯到《寶可夢》系列。

怪物獵人事件

當年怪物獵人事件被炒得沸沸揚揚,福布斯網站的一篇標題為“《怪物獵人:世界》最大的問題也許在于其對待動物的錯誤方式”成功地把《怪物獵人世界》和動物保護觀念聯系了起來。“保護動物”和“吃”寶可夢雖然是兩件不一樣的事,但都出自于人類對游戲虛構角色的同理心所導致。

一個最近的例子,被社交媒體炒得火爆的游戲《無名之鵝》(“鵝”作劇),游戲在推出后莫名獲得了PETA大獎,PETA是全球最大的動物保護組織,而它的獲獎理由很簡單:“向玩家展示了鵝是有獨立情感、欲望和需求的”。

吃葷,《寶可夢:劍/盾》的敏感事兒

人畜無害的《寶可夢劍盾》在技術力上受到苛責是很正常的,但它所盡力避免的“吃寶可夢”這個隱性設定,還是遭到了部分玩家對其矯枉過正的對待。或許該輕松一些,當成是大家茶余飯后的談資就行了,但這種影響對游戲制作人來說就沒那么輕松了。

要是《寶可夢劍盾》承受不了負擔,那干脆刪掉烹飪系統吧,也許這樣會更好?


回到頂部
足球比分快乐吧